将吾余生交给爱【肆】

我的脑子要烧掉了!

警告:有私设!有私设!

一个私设可以解决很多问题

我真是个小机灵鬼୧(๑•̀⌄•́๑)૭



**************



        最后是邝露拍了拍润玉抓着她的手,示意他放开自己。润玉却较上了劲,就是不松开,反而拉着她就往宫外走,一路走过彩虹桥,停在落星潭边神树旁。

        润玉放开邝露,自己却转了身不说话。只是他背在身后的那只手不停地搓着袖口。邝露见此便也安安静静地站在一旁。

        许久,润玉才微微转了头,道:“邝露……魇兽……食了你的梦境。”

        话至此,他却不知道怎么跟她说,难道要跟她讲自己知道了她才是第一个见自己真身而毫不嫌弃的人,然后说爱她么?

        锦觅当初哭嚎着说他不懂爱的声音一遍遍在脑子里回响,他觉得这个时候不该同邝露说这些的。

        “陛下知道了?”见他久没有下文,邝露想想自己最近做的梦,干脆先问了,横竖不过是旧事重演,他再拒绝自己一次又如何呢?横竖他的茶都是要她泡的,他的朝服都是要她穿的,她说过死而后已,他便也从不撵她。要不然这千年来爹爹不知来了的多少回怎么都能被他一杯茶给噎了呢。

        邝露忽然觉着自己有些恃宠而骄。

        “你为何不早说……”

        “早说晚说与不说又有何区别呢?爱与不爱从来都不关先来后到。”她确实是恃宠而骄了,她这般想,所以干脆就把心里想的倒出来吧,让他厌弃自己,冲自己发脾气,那样她就能收一收因今天的闹剧而生出的旖旎之思。

        “邝露……我不懂……”他转过身来,眼里满是无助,仿佛当初那个被簌离仙上拒之门外的夜晚,他坐在那块石头上同她讲蚀骨吞心之痛时的眼神。邝露一下又没了破罐破摔的勇气。

        “曾经锦觅说我不懂什么是爱时候,我愤恨,我觉着自己冤枉,可是,我现在看来,确实是不懂了……”他颓然的走近邝露,“我不知道。当发现曾经的都是错的时候,我不知道自己接下来做的哪一样是对的。我想……我想了很多,可是……”

        又来了,环着她,将额头抵上她的,“邝露……邝露……”


        他低低地声音一道道闯入她耳中。这是今天的第三次了,他这般抵额呼唤。

        邝露不知道该夸自己聪明还是该骂自己笨。此时她想起那个故事来了,那从小埋在心里的故事,怎么在真正看到,感到的时候偏偏忘了呢?

        那是一个古老的故事,写在残旧的却是被精心鞣制过的鹿皮上的。太巳府宝贝那么多,偏偏这张鹿皮最得邝露喜爱,那上面除了一个残缺的故事,还用银线勾了一条应龙。

        邝露很小的时候就喜欢到柜子里翻这块鹿皮,小手顺着银线一点一点地画着应龙的模样。后来落星潭巧遇,回到家邝露就把这张鹿皮压在了枕下。

        她曾梦过许多次故事里的情节——应龙化人形,把额抵上心爱之人,他会呼喊那人的名字,直至对方应声落下第一滴泪,便是生生世世的生死契约。

        是了,应龙知爱动情从不是现尾,那是痛苦,是悲叹,是求不得,是意难平,唯独,不是爱。

        邝露在梦里落泪过千百次,偏偏,今日他三次抵额呼唤,她却丝毫泪光也无,是不爱了么?









我决定写伍,所以我要卡在这୧(๑•̀⌄•́๑)૭皮一下我很开心

评论(7)
热度(61)

© 柘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