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有病系列]村头二丫她四嫂子的秋裤红#1

*你没看错,这是wonderbat

*当然,是抽风的wonderbat

*乡村爱情故事,灵感来源于emmm···看见今天我朵的红衣服了嘛

*脑子还正常的宝宝们,我求你们赶紧关掉!




        谭格村出大事了!村名们奔走相告,全村充斥着息息索索地谈话声。虽然大家说的都是同一件事,但是没人敢拿着高音喇叭全村通告,毕竟,这跟“那个人”有莫大关系啊。

        铁柱进村的时候,发现以往还会对他指指点点的村民,今天压根不看他,这反而让他不太自在,甚至产生了自我怀疑:我走错村了?当他将信将疑地走到那间宅子门口,看见那位尊敬的老管家在仔仔细细给门柱刷着漆的时候,他才松一口气。

        “嘿!福爷,吃了没?”

        “他不在家,你知道的,他最近疯魔了。”刷漆的老人手上工作不停,闲闲回他的话。

        “他又去拉盖村了?”铁柱走到老管家身边,“可是虎妞今天不在家啊,在我们村儿呢!你看我还专程来通知金蛋让他到我们那去。”

        “你不是脚程快嘛,现在跑去还来得及,他吃了午饭才出去的。”阿福拿着刷子又沾了沾油漆,啪的拍上了门柱。

        铁柱咧嘴一笑:“福爷我去啦!你就等着带小少爷吧!”

        “呵,还小少爷,少爷能不能回都不知道呢。”阿福收了油漆桶,进了宅院去。大开的院门上头,“韦府”二字已经斑驳模糊。

        这是曾经雄霸整个海东乡的韦家,作为全乡最富有的地主,为乡村建设贡献了巨大的力量,虽然现在人丁凋敝,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韦家仍旧把控着谭格村、回杜村的主要经济命脉!玉米!没错,就是玉米,你让我说多少遍都行,玉米玉米玉米玉米……

        即便是最近在回杜村新雄起的卢家,也还不能完全跟韦家抗衡。

        去年卢家大少皮蛋巧取豪夺把铁柱家玉米地搞垮了,房子都给押了出去,全家差点只能喝西北风了,我们的韦金蛋韦少爷一向看不惯这些流氓行为,大手一挥,把铁柱家的玉米地买回来还给他家,还把卢家刚收购的玉米加工厂买下了了,把皮蛋气得牙痒痒,跑去克里普市找打工的铁柱,状告韦金蛋抢他家地,打他亲娘。

        铁柱一个急眼儿就奔回海东乡,直奔谭格村,冲进韦家对着金蛋就是一拳。别看金蛋是地主出身,可人家也不是地主家的傻儿子,于是就对打了起来。直到闻讯赶来的铁柱亲妈把事情的原委说了一通,两人终于握手言和。

        正所谓不打不相识,又所谓打是亲骂是爱(?),又加上铁柱妈竟然跟金蛋妈同名,都叫翠花,这下好了,两人开始称兄道弟。加之金蛋爹妈死得早,是家中老管家给带大的,翠花心疼这孩子那么些年没娘疼,隔三差五就叫铁柱给金蛋送自己做的玉米馍馍玉米糊糊玉米糖水烤玉米炸玉米炖玉米等等等等。

        当鬼都不愿进的韦家大宅开始频繁进出隔壁村的铁柱之后,村里一下就炸了。“韦家少爷有断袖之癖”的流言一下传遍整个海东乡。铁柱一下就有了心理阴影。我们伟大的翠花婶子只对儿子说了一句话:“如果爱,就放手去爱吧,妈妈支持你!”铁柱心理阴影的面积更大了:“妈……是你要送东西给金蛋的……”

        这段阴影持续了大概一年,直到那件事情。

        海东乡东部的山里,有一个大湖,湖中有一个神奇的小岛,岛上全是女子。当年被人拐卖来海东乡的女人,在一个叫玉芬的英勇女人的带领下,杀了虐待他们的“丈夫”,集体隐居岛上,起名拉盖村。但是有一天,一个误闯小岛的外乡人史金毛带着玉芬的独女虎妞私奔了,玉芬一气之下,带着全岛人杀了出来,差点又给海东乡的男人们带来末日。

        幸好,海东乡有韦金蛋。没人知道金蛋跟玉芬商议了什么,反正结果就是玉芬带人回到岛上去了,而韦金蛋最终找回了虎妞,可惜的是,史金毛在私奔时因一场车祸不幸丧生了。

        虎妞悲痛欲绝,回村去了。一年来,虎妞从恋人逝世的悲痛中逐渐走了出来,但是金蛋“疯了”。

        其实本来金蛋把虎妞带回来交给玉芬自己就回家了,一年来也没再见过虎妞,不晓得哪天抽了风,突然开始追求起虎妞来。

        拉盖村女人的剽悍是出了名的,结果可想而知,金蛋被打出来了。玉芬看在他把虎妞平安带回来的份上只是把他打出岛,否则……不敢想不敢想。

        于是就有了我们开头那场谭格村全村奔走相告的场景:韦家少爷韦金蛋男女通吃?!!!!!





铁柱有没有成功追上继续作死的金蛋?虎妞又为何在回杜村出现?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如果有的话)


啥?你问我跟村头二丫她四嫂子的秋裤红有啥关系?还没完呢,急啥,以后你就知道了(如果有的话)


皮这一下非常开心!

评论(5)
热度(2)

© 柘枝 | Powered by LOFTER